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性,久久毛片一区二区,亚洲国产精品第一页,国产精品高清视亚洲乱码

刑事檢察
合肥高新:《熱血傳奇》咋成了《鳳凰傳奇》?
時(shí)間:2024-04-30  作者:  新聞來(lái)源: 【字號: | |

2024年4月26日《檢察日報》6版

保護知識產(chǎn)權 保障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

編者按 今天是第24個(gè)世界知識產(chǎn)權日,檢察日報編輯部邀請4位基層辦案檢察官講述保護知識產(chǎn)權的故事,以點(diǎn)代面,展現檢察機關(guān)以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推動(dòng)“檢察護企”走深走實(shí)。

原標題

《熱血傳奇》咋成了《鳳凰傳奇》

講述人:顧克 安徽省合肥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區檢察院副檢察長(cháng)

本報記者吳貽伙 通訊員陳雨萌 整理

2021年12月29日,我院第三檢察部(知識產(chǎn)權檢察部)收到公安機關(guān)移送的一起審查起訴案件,有群眾舉報稱(chēng),其所就職的某科技公司的《熱血傳奇》游戲被人架設“私服”非法盈利,要求保護公司合法權益。

游戲“私服”指的是未經(jīng)著(zhù)作權人許可或授權,盜用游戲代碼、私自架設服務(wù)器,運營(yíng)網(wǎng)絡(luò )游戲牟取利益的行為,實(shí)質(zhì)就是盜版網(wǎng)絡(luò )游戲。這種行為不僅侵犯了著(zhù)作權人的知識產(chǎn)權,而且架設“私服”的人往往會(huì )為了增加游戲的刺激性,對游戲腳本和規則進(jìn)行修改,從而對游戲參與者尤其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產(chǎn)生嚴重影響。

“一方面是因為授權費用比較高,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的法律意識淡薄。”在看守所里,我見(jiàn)到了犯罪嫌疑人張某。

在架設“私服”之前,張某一直從事游戲直播行業(yè),對市面上的各類(lèi)游戲產(chǎn)品如數家珍,尤其鐘愛(ài)《熱血傳奇》。2021年1月,張某找到之前一起打游戲的網(wǎng)友周某。周某雖然只有高中文化,但他從事網(wǎng)游開(kāi)發(fā)和運營(yíng)工作已有八九年時(shí)間,技術(shù)非常嫻熟。張某給了他一個(gè)游戲底版,經(jīng)過(guò)半個(gè)月的修改調試,一款名為《鳳凰傳奇》的盜版游戲便正式上線(xiàn)。張某通過(guò)讓玩家登錄至其租賃、架設的“私服”,以向玩家出售游戲元寶等方式獲利,前后8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里就非法盈利20余萬(wàn)元。直到案發(fā),該游戲還在正常運營(yíng)。

接到該案后,我們第一時(shí)間與公安機關(guān)就張某的“私服”游戲是否屬于侵犯知識產(chǎn)權進(jìn)行會(huì )商。為攻克技術(shù)盲區,我們借力“外腦”智慧,委托第三方機構進(jìn)行對比鑒定,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支持。經(jīng)鑒定,張某等人運營(yíng)的《鳳凰傳奇》與《熱血傳奇》存在2862個(gè)相同的目標代碼文件,82029個(gè)相同的物品、角色、地圖等資源,且未經(jīng)著(zhù)作權人許可,以營(yíng)利為目的,已經(jīng)涉嫌侵犯著(zhù)作權犯罪,張某等人表示自愿認罪認罰。

與此同時(shí),我們發(fā)現確定權利人也出現了難點(diǎn)。經(jīng)核查,《熱血傳奇》游戲的版權方實(shí)際在韓國,中國的兩家公司從韓國版權方取得了授權,并將中國地區的獨家代理權轉讓給了開(kāi)頭提到的科技公司。為更快更好地讓權利人行使訴訟權利,保護企業(yè)的知識產(chǎn)權不受侵犯,我們主動(dòng)與該公司取得聯(lián)系,收集整理版權授權書(shū)、代理權合同等資料,不斷補充證據。

但是,當涉及認定張某等人運營(yíng)“私服”游戲的非法盈利所得時(shí),又發(fā)現了新的情況。原來(lái),早在2021年5月,《熱血傳奇》的商標注冊公司曾主動(dòng)聯(lián)系過(guò)張某,要求其購買(mǎi)授權,可張某當時(shí)覺(jué)得這個(gè)游戲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盈利巔峰期,便拒絕了對方。到當年10月,張某等人又新開(kāi)了一個(gè)名為《開(kāi)天傳奇》的游戲“私服”,并為此購買(mǎi)了游戲授權。也就是說(shuō),張某等人同時(shí)運營(yíng)了一個(gè)正版游戲和一個(gè)盜版游戲,這就給檢察機關(guān)準確核定非法盈利所得提出了難題。

為能夠準確核對金額,給出罪刑相適應的量刑建議,我們督促公安機關(guān)進(jìn)行補充偵查,將張某等人的支付寶、微信、銀行卡里的上萬(wàn)條流水明細一一調出并逐條核對,最終確定其非法盈利所得為20余萬(wàn)元,二被告人對此金額予以認可。

辦案中,我們還依托知識產(chǎn)權辦公室,通過(guò)多次溝通促成雙方當事人刑事和解。科技公司與張某簽訂諒解協(xié)議,張某自愿支付該公司賠償款50萬(wàn)元。

考慮到張某與周某由此失去了生活來(lái)源,我們在促成雙方和解的同時(shí),不斷釋法說(shuō)理,這也讓科技公司看到了檢察機關(guān)保護知識產(chǎn)權的努力,主動(dòng)提出要將公司部分業(yè)務(wù)授權給張某和周某。

2023年2月,張某、周某因犯侵犯著(zhù)作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,同時(shí)宣告緩刑。在之后的案件回訪(fǎng)中我了解到,張某和周某已經(jīng)獲得科技公司部分業(yè)務(wù)的授權合作,實(shí)現了由違法犯罪向守法經(jīng)營(yíng)的轉變。

我院統一辦理合肥市的知識產(chǎn)權刑事案件,通過(guò)座談會(huì )商、調研走訪(fǎng)等形式廣泛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后,出臺了辦理知識產(chǎn)權類(lèi)犯罪案件證據指引和侵犯商標權犯罪量刑指引,以進(jìn)一步規范此類(lèi)案件的取證和量刑標準。

目前,合肥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區企業(yè)已發(fā)展到5000余家,辦好涉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,就是在為這片科技創(chuàng )新的熱土保駕護航。作為最高檢知識產(chǎn)權檢察辦公室設立的辦案聯(lián)系點(diǎn),我院將在“檢察護企”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中高質(zhì)效辦好每一起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,為打造一流法治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貢獻檢察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