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性,久久毛片一区二区,亚洲国产精品第一页,国产精品高清视亚洲乱码

民事行政檢察
案件6年久拖不決,檢察監督力解企業(yè)之痛
時(shí)間:2024-06-17  作者:  新聞來(lái)源: 【字號: | |

“我沒(méi)有想到,檢察機關(guān)在這么短的時(shí)間內,解決了折磨我六年的難題,現在我終于能輕裝上陣,今后一定努力將企業(yè)再次帶上正軌,回報社會(huì )……”近日,劉某某在檢察機關(guān)回訪(fǎng)中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,表達了對檢察機關(guān)的謝意和經(jīng)營(yíng)好企業(yè)的決心。

劉某某是一家民營(yíng)企業(yè)負責人,經(jīng)營(yíng)的企業(yè)因涉嫌犯罪被立案偵查,800萬(wàn)元資金也被依法扣押。此后,劉某某的公司便陷入了困境,案件因種種原因久拖不決,劉某某想要挽救公司卻有心無(wú)力,無(wú)計可施。在這種情況下,萬(wàn)般無(wú)奈的劉某某找到了檢察機關(guān),希望能夠得到幫助。

該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“檢察護企”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小組交辦,安徽省檢察院督辦,巢湖市檢察院承辦。檢察機關(guān)通過(guò)調查核實(shí)查清了事實(shí),找到了癥結,在監督公安機關(guān)依法妥善處理刑事案件的同時(shí),還通過(guò)多方協(xié)調解決了劉某某的民事訴訟執行問(wèn)題,不僅讓劉某某能夠繼續經(jīng)營(yíng)企業(yè),更將企業(yè)從“泥潭”中拉出,獲得了新生。

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停滯

他向12309尋求幫助

劉某某經(jīng)營(yíng)的是一家實(shí)體企業(yè),2012年成立以來(lái)一直效益不錯,但在經(jīng)營(yíng)過(guò)程中劉某某貪圖一時(shí)之利,向其他企業(yè)虛開(kāi)增值稅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,導致企業(yè)被公安機關(guān)立案偵查,800萬(wàn)元企業(yè)資金也被扣押。

資金就是企業(yè)的血液,失去了血液,企業(yè)就成了無(wú)本之木、無(wú)源之水。企業(yè)大量“失血”,經(jīng)營(yíng)舉步維艱,處處受制,劉某某追悔莫及,但為時(shí)已晚,只能一邊苦苦支撐,一邊希望案件的訴訟程序能夠快一些。但這一等就是六年,還是沒(méi)有結果。企業(yè)已經(jīng)到了崩潰的邊緣,再等下去只有倒閉一條路,企業(yè)的工人們也只有失業(yè)。于是劉某某多次找到公安機關(guān)辦案部門(mén),但并沒(méi)有得到準確的答復,于是他想到了檢察機關(guān),在12309平臺上寫(xiě)下了自己的訴求:案件的久拖不決、企業(yè)資金的長(cháng)期扣押對其正常工作和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、發(fā)展帶來(lái)嚴重阻礙,希望檢察機關(guān)能夠為其解決實(shí)際問(wèn)題。

厘清前因后果

檢察機關(guān)快刀斬亂麻

2024年4月12日,安徽省合肥市巢湖市檢察院控告申訴部門(mén)收到劉某某反映的問(wèn)題和材料后,發(fā)現這是一起涉企刑事案件,且可能存在監督線(xiàn)索,遂第一時(shí)間移交刑事檢察部門(mén)辦理。

企業(yè)面臨生死存亡,紓困解難刻不容緩。刑事檢察部門(mén)檢察官收到案件后,立即展開(kāi)行動(dòng),與控告申訴部門(mén)通過(guò)電話(huà)向劉某某充分了解案情,耐心聽(tīng)取訴求,隨后發(fā)現若干個(gè)疑點(diǎn),劉某某的案件2018年即立案,為何長(cháng)期掛案,直到2022年才對劉某某采取強制措施?為什么2024年該案還沒(méi)有移送檢察機關(guān)?該案的辦案程序是否存在不規范之處?帶著(zhù)這些問(wèn)題,檢察官依法啟動(dòng)監督程序,針對性開(kāi)展了調查核實(shí)工作。

第一步要搞清前因后果。辦案檢察官通過(guò)多次與公安機關(guān)辦案部門(mén)溝通,了解到劉某某為外省某地人大代表,立案后公安機關(guān)依法提請該區人大常委會(huì )許可對其采取強制措施,但未獲得許可,故案件一直處于偵查狀態(tài),直至劉某某人大代表身份終止后,方對劉某某采取強制措施。但此時(shí)公安機關(guān)對劉某某是否涉嫌犯罪出現了兩種不同意見(jiàn),導致案件懸而不決,一直處于偵查階段。

那么,劉某某的行為到底是否涉嫌犯罪?辦案檢察官立刻調閱案件卷宗,經(jīng)審查并經(jīng)檢察官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研判后認定,因司法解釋變更,劉某某的行為已不構成犯罪。

鑒于劉某某的行為已不構成犯罪,案件久拖不決的情況則應立即得到糾正,巢湖市檢察院依法監督公安機關(guān)作出處理結論,終止偵查,2024年5月21日,公安機關(guān)作出終止偵查決定書(shū),同日依法解除對劉某某的監視居住強制措施。同時(shí),檢察機關(guān)督促公安機關(guān)盡快依法處理扣押款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

檢察機關(guān)履職化解僵局

終止偵查決定作出后,公安機關(guān)即應退還扣押的800萬(wàn)元,但這時(shí)一個(gè)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,巢湖市公安局收到了一份法院協(xié)助執行通知書(shū),要求對扣押的款項協(xié)助執行。這是怎么一回事?檢察官立刻兵分兩路,一方面向劉某某核實(shí)情況,一方面前往執行法院了解情況。

原來(lái)因存在合同糾紛,刑事立案后安徽一家企業(yè)將劉某某經(jīng)營(yíng)的企業(yè)告上了法庭,經(jīng)過(guò)一審、二審,法院最終判決劉某某的企業(yè)支付原告款項近900余萬(wàn)元,案件已進(jìn)入法院執行程序,劉某某也被法院采取了限高執行措施。劉某某此時(shí)也道出了自己的隱藏訴求,作為一名企業(yè)管理者,執行法院對自己采取的執行措施猶如“緊箍咒”,給經(jīng)營(yíng)帶來(lái)了極大的不便,希望檢察機關(guān)能夠協(xié)調解決執行問(wèn)題。

突然出現的情況和額外的請求讓檢察官陷入了思考,民事訴訟被執行款項金額超過(guò)了扣押款項,哪怕扣押款項被法院執行,劉某某的執行措施也不會(huì )解除,劉某某的企業(yè)也依然面臨生存危機。

作為檢察機關(guān),能不能為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再多做一些事?巢湖市檢察院檢察官立刻將這一新情況向檢察長(cháng)匯報,檢察長(cháng)高度重視,指示要積極與執行法院溝通,盡最大努力,切實(shí)為企業(yè)解決實(shí)際困難。檢察機關(guān)積極協(xié)調公安機關(guān)、執行法院,并加強與民事訴訟雙方的溝通,促成和解。通過(guò)釋法說(shuō)理與耐心的溝通引導,2024年6月6日,民事訴訟雙方最終達成合意,在執行法院簽訂了執行和解協(xié)議,當日經(jīng)原告方申請,執行法院依法解除相關(guān)執行措施。

在該案的辦理過(guò)程中,檢察機關(guān)從切實(shí)維護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及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合法權益出發(fā),堅持綜合、一體、能動(dòng)履職,主動(dòng)作為,延伸檢察職能,在對案件事實(shí)、證據進(jìn)行審查的同時(shí),對涉案查封、扣押財產(chǎn)情況依法審查,并提出針對性監督意見(jiàn),切實(shí)為企業(yè)解難題、辦實(shí)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