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性,久久毛片一区二区,亚洲国产精品第一页,国产精品高清视亚洲乱码

檢察文化
一年將盡夜 萬(wàn)里盼歸人
時(shí)間:2024-02-04  作者:  新聞來(lái)源: 【字號: | |

2024年2月3日《檢察日報》4版

一年將盡夜 萬(wàn)里盼歸人

作者 趙柒斤

過(guò)了臘八,“回家”的腳步越來(lái)越近,想起唐代江蘇潤州金壇(今屬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)籍詩(shī)人戴叔倫的“旅館誰(shuí)相問(wèn)?寒燈獨可親。一年將盡夜,萬(wàn)里未歸人”,不免替古代異地為官、經(jīng)商之人等回家囧途“著(zhù)急”和“擔憂(yōu)”。

此詩(shī)是戴叔倫任撫州刺史時(shí)回家過(guò)年,卻在除夕夜“困”于途中而作。當時(shí)他被迫寄寓石頭驛(位于現在的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贛江西岸),撫州至常州僅700公里,一名地方大員緊趕慢趕也無(wú)法回家與親人團聚,給人以沉重的壓抑感和不盡的凄苦滋味,更襯托出詩(shī)人想家思念親人的孤苦冷落的心情。

同樣因趕不回家被“困”于途中的,還有隋朝文壇領(lǐng)袖、山西籍詩(shī)人薛道衡,“入春才七日,離家已二年。人歸落雁后,思發(fā)在花前”。唐劉餗筆記小說(shuō)《隋唐嘉話(huà)》云:“薛道衡聘陳,為《人日》詩(shī)。”該詩(shī)含蓄婉轉地表達了作者急切的思歸與家人團聚之情。唐代詩(shī)人高適除夕夜同樣寄宿于旅館:“旅館寒燈獨不眠,客心何事轉凄然?故鄉今夜思千里,霜鬢明朝又一年。”唐代詩(shī)人崔涂除夕“羈危萬(wàn)里身”,儼然成為“孤獨異鄉人”。

古人雖“重安慎遷”,講究“父母在不遠游”,但商業(yè)活動(dòng)在沒(méi)有飛機、汽車(chē)等任何快捷的交通工具的前提下,一切只能靠?jì)蓷l腿,或馬(牛)車(chē)、舟船。于是,相傳中華始祖黃帝“命豎亥通道路”,并以“橫木為軒,直木為轅”制造出車(chē)輛。《史記·夏本紀》稱(chēng)大禹“陸行乘車(chē),水行乘船,泥行乘橇,山行乘檋”。商湯的祖先“服牛乘馬”,遠距離經(jīng)商,揭開(kāi)了以畜力為交通運輸動(dòng)力的歷史。西周統治者不斷加強交通基礎設施及附屬服務(wù)設施等建設,《詩(shī)經(jīng)·大東》云:“周道如砥,其直如矢。君子所履,小人所視。眷言顧之,潸焉出涕!”《周禮·地官·遺人》曰:“凡國野之道,十里有廬,廬有飲食;三十里有宿,宿有路室,路室有委;五十里有市,市有候館,候館有積。”西周公路技術(shù)等級又分為路、道、涂、畛、徑等五級,“路”容乘車(chē)三軌、“道”容二軌、“涂”容一軌、“畛”走牛車(chē)、“徑”為田間小路。

春秋戰國時(shí)期的秦國及后來(lái)的秦朝公路交通發(fā)展迅猛。秦惠王為打通川陜通道,修筑了著(zhù)名的“褒斜道”,這條全長(cháng)200多公里的棧道是在峭巖陡壁上鑿孔架木鋪板而成,并陸續開(kāi)鑿了金牛道、子午道和儻駱道等棧道。秦始皇統一中國后,按“車(chē)同軌”要求,歷時(shí)十年修建了以首都咸陽(yáng)為中心、通向全國的馳道。《漢書(shū)·賈山傳》謂:“為馳道于天下,東窮燕齊,南極吳楚,江湖之上,瀕海之觀(guān)畢至。道廣五十步,三丈而樹(shù),厚筑其外,隱以金椎,樹(shù)以青松。”

公元前212年至公元前210年,秦始皇又下令修筑了一條長(cháng)約1400公里、穿越14縣、終于九原郡(今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)的直道。除馳道、直道外,秦朝還在西南山區修筑了“五尺道”以及在今湖南、江西等地修筑了“新道”。這些不同等級、各有特色的道路,構成了以咸陽(yáng)為中心,通達全國的道路網(wǎng)。漢承秦制,在秦原有道路上繼續擴建延伸,構成了以京城為中心向四面輻射的交通網(wǎng)。

古代不斷加快交通基礎設施建設,不僅是國防、外交、商貿等的需要,也是為了促進(jìn)官員等人員流動(dòng)。秦朝全面強化中央集權,國家權力資源自上而下分配,郡縣“一把手”必須“異地為官”。至西漢,為防范地方官場(chǎng)腐敗、防止地方勢力坐大,統治者讓“牧羊”的地方官員常年異地遷徙,使“異地為官”逐漸從模糊變成清晰的制度,規定了地方長(cháng)官的屬籍回避制與三年一屆任滿(mǎn)輪換制度。

歷史的車(chē)輪行進(jìn)至唐宋時(shí)期,每至春節,探親流、商貿流高位疊加,讓本就行路難、交通難、經(jīng)濟難的古代春運更加捉襟見(jiàn)肘。于是,經(jīng)商虧本和為避自然災害被迫遷徙的人只能靠腳力往家趕,而外放的和外出辦事的官員、經(jīng)商發(fā)財的財主等便乘坐輦(轎子)、畜(牛、馬、驢、騾等)車(chē)及后來(lái)的黃包車(chē)等回家,一路顛簸,能在除夕前趕到家團聚才是最大的幸福。

到唐朝,商業(yè)運輸便有了統一定價(jià),并設置最低和最高限價(jià)。《唐六典·卷三·尚書(shū)戶(hù)部》曰:“凡陸行之程,馬日七十里,步及驢五十里,車(chē)三十里。水行之程:舟之重者,溯河日三十里,江四十里,余水四十五里;空舟溯河日四十里,江五十里,余水六十里。沿流之舟則輕重同制……河南、河北、河東、關(guān)內等四道諸州運租、庸、雜物等腳,每馱一百斤,一百里一百文,山阪慮一百二十文;車(chē)載一千斤九百文……其山阪險難、驢少虛,不得過(guò)一百五十文;平易慮,不得下八十文……”

唐開(kāi)元年間,詩(shī)仙李白決定返老家江油過(guò)年,從長(cháng)安到江油全程900公里,除關(guān)中平原300公里道路比較平坦,600公里山路走了30天,他發(fā)出了“蜀道難,難于上青天”的驚天一嘆。李白回趟家,歷時(shí)一個(gè)多月,花費12貫,放在今天,大約是人民幣3萬(wàn)元。

正是因為回家過(guò)年費時(shí)、費錢(qián)、費力,且還有其他天災人禍等高風(fēng)險,有人不得不發(fā)出“獨在異鄉為異客”的哀嘆。不過(guò),讓李白等期待的“千里江陵一日還”,如今已夢(mèng)想成真,人們過(guò)年回家團圓的愿望,大多都能順利實(shí)現。